ag真人欢迎您!
ag真人 > 历史文物 > 鲁南皮影传承遇困境

鲁南皮影传承遇困境

时间:2020-02-11

6日上午,在湖北恩施市博物馆旁的“竹货专卖店”前,几位中年妇女正笑呵呵地挑选着自己喜爱的竹制用具。

在昏暗的堂屋里,墙上挂满了各种竹篾和背篼的零碎部件,斑驳的地面上散满了竹子的断片和碎屑。篾匠将竹子剖成各种规格的竹篾,篾丛在他前后翻飞的手指间逐渐成型,变成一个个精美别致的背篼。

自从去年年底,贺兰皮影王张进绪去世后,便很少有外人再以皮影的名义造访金贵乡雄英村了。老人活着的时候,因为手中的皮影绝活,受到了不少文化单位、媒体的关注。所以当我们再次出现在雄英村村口时,村民们有些意外,不时提醒我们,皮影王已去世近4个月了。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为鲁南皮影找到合适的传承人。陈守科,鲁南道教派山花皮影第四代传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58岁的老篾匠陈光富一边介绍着自己的产品一边忙着编制篾器。记者发现,这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店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竹制用具。几分钟时间,陈光富在忙着手里活儿的同时就做成了2笔生意,数着手中刚成交所得的钞票陈光富惬意的告诉记者,自己既是老板又是员工,保守点说,月均收入了超过3000元。

在印江自治县峨岭镇幸福村,篾匠张宗汉每天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他说篾编扎实紧凑的结构不仅是对篾匠灵活手法的考验,更是对篾匠缜密心思的检验,心境越高就越能把控好错综复杂的竹篾。

到达张进绪家时,皮影王的大儿子张中秋在大风中已等候我们多时。也许是自打父亲去世后鲜有媒体采访的缘故,所以面对我们的采访,张中秋显得有些局促,和我们说话时眼睛始终盯着地面,手还微微地颤抖着。当我们提出看看张家祖上留存下来的皮影子时,张中秋打开了家里唯一上锁的一间房。房间里除了张进绪老人的遗像、两大箱皮影,别无他物。

困境一:老规矩是传男不传女

陈光富介绍,花2分钟编好的小篾圈可以卖2元钱,一双草鞋卖20元至40元,各种花样背篓就能卖到40元至200元。

在峨岭镇幸福村专业从事竹编的篾匠有10多个人,张宗汉是这群人中的第一把好手。

300多张皮影被锁在两个斑驳陈旧的木箱里,为了隔潮,张中秋还细心地在木箱下垫了许多砖块。因为平常很少有机会摆弄这些皮影,张中秋组装、操作皮影子看起来稍显笨拙,但总算还能在300多个头像中找出与手中所持皮影身子相配的头像,这个在我们这些外行人看来,已经不易。38岁的张中秋,在父亲去世后,便承担起了家里所有的重担,抚养母亲、照顾弟妹、侍弄庄稼,早早便生出了许多白发。

陈守科从7、8岁开始跟着父亲学习皮影,15岁第一次登台演出,1986年成为山花皮影的第四代传人,可以说与皮影戏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按照老规矩,皮影手艺传男不传女,他的皮影技艺是父亲手把手教的,而四个姐姐只是跟着打打家什,没有真正登台表演的机会。陈守科的两个儿子也从小开始接触皮影,但是长大以后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并没有接手父亲的剧团。

“有人买小篾圈一次就买几十个,如果拿到菜市场去卖,那价钱会卖得更好。”陈光富说。他的篾货除了一般居民喜爱外,还受到了一些剧团的青睐,经常有剧团演员上门来买他的背篓、草鞋等具有土家民族特色的竹制用品作道具。陈光富做篾匠是从20年前开始的,当时他还是一个到处承包小工程的包工头。因为他对编织篾器感兴趣,于是自学成才,开始了篾匠生涯。

这个工序叫编织,用扁篾打底,青篾当框架,丝篾搭配,这是篾与篾之间纵横交错,环环相扣的过程。张宗汉说,要完成一只背篼,要经过选料、剖篾、抛光、编织、锁口、上色等多道工序。

虽然一直很紧张,但张中秋唱起皮影却毫不含糊,随口就给我们来了段《二进宫》中的《杀庙》片段。闻声赶来的邻居告诉我们,张家三个儿子里,数老大嗓子好,吹、拉、弹、唱都会,唯一遗憾的就是耍皮影子不如老二、老三的手灵活。张中秋告诉我们,因为自己手拙,所以每次父亲演出时,他只能操持一些衙役、捕快等小角色,能唱完整的戏也就3部,而父亲则能唱10部之多。

为了能够寻找的合适的传承人,陈守科打破了传男不传女的老规矩,他表示只要是真正掌握了这门手艺,无论男女都可以作为传承人。我的小孙女七岁了,已经开始学习皮影,她现在不仅能挑皮影,还能唱一小段。以前皮影艺人都是男人,如果以后能够有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挑皮影,那也将是破天荒之举。陈守科对自己的孙女充满期望。

上一篇:陕西府谷发现4000年前大型远古石城遗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