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欢迎您!
ag真人 > ag真人 > 五月就是五月

五月就是五月

时间:2019-11-23

原标题:谭词|Mayday不是五月天?

五月的哈尔滨满城都是丁香花的味道,因最早知道丁香是读戴望舒的雨巷,忧怨一词便深深印在脑海里。

  五月天,为什么叫做五月天?我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或许,是阿信声音里藏着的力量,正像五月,没有缠绵得让人想骂脏话阴雨。
  要不然是一片艳阳高照,否则就是狂风大雨。

如果2012是世界末日,那么这就是五月天的最后一张专辑。当然,这只是一个美丽的小谎言。我当然不希望2012是世界末日,主要还是因为没钱买船票,不过买张专辑的钱省省还是有的。说起五月天,我们就会给他们贴上许多标签,不管是流行还是摇滚,甚至是伪摇。我应该算从小就听五月天的吧,公道的说一句,五月天以前确实很不错。《志明与春娇》《疯狂世界》等等,都是随时能勾起我许多回忆的。

大家了解英文谚语吗?

五月的天气忽冷忽热,刚尝到初夏的味道,一阵大雨就落下,一下回到初春的寒冷。

  自己并不是那种追随了五月天很久的歌迷,却也拥有了很多关于五月天的记忆。

你说,哪个摇滚乐队,从地下到了台面,有了公司的包装,多少不会带点流行的元素。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这个华语乐坛的主流还是流行乐。即使现在随着网络的发展,听朋克,金属,哥特等等成为了文艺青年,2B青年的谈资。比如豆瓣来说,我经常遇见有些人,专辑听了几千张,电影看了几千部,书也是几千几千的。我不禁感慨豆瓣神人真是多,他们每天不眠不休听歌看电影看书,一天也就能看多少呀?就像《寂静岭2》的电影现在还没上映呢,一年前就有人看过了,更离奇的是有人评论“比第一部好看”,我的神呀,你是白小姐吗!我一直觉得,小众有什么资格嘲笑大众。你们看那些地下乐团,那一个不希望别人喜欢他们的音乐,哪一个不想博出名?哪一个乐队不想有一张自己的专辑?可惜真正有实力还能从地下走出来的只有少数,大多数地下乐队还是默默无闻。如果摇滚乐泛滥(实际上现在已经泛滥了),那么摇滚乐的价值是否也会因此贬值?当摇滚乐成为主流,也许那时人们抢着听的就是小清新了。当然,我很欣喜的看见,五月天还是当年的那个五月天。他们音乐的风格还是那样,还是自己写歌自己填词,摇滚的旋律拌着抒情的歌词。偶尔也励志,这样不就够了吗?这张专辑有首歌特别感动我--《T1 21 31 21》,当前奏简单的分解和弦想起的时候,有点吃惊这是五月天的歌,那么简陋的和弦和伴奏。当歌词响起时,才发现,眼前似乎出现了以前学吉他的时候的场景,53231323,这个分解和弦相信学过吉他的都很熟悉。其实我想说的是,一张专辑不一定有很大突破,但是如果能给听者带来很大的共鸣,那么我想它就是成功的。而五月天还是从前的那个五月天。

比如以下几个:

五月吃烧烤喝啤酒就开始了,三三两两,你来我往,远远闻到让人神往,夏天和烧烤最配。

知足

Do in Romeas Romans Do——入乡随俗

这个不是很冷又不是很热的日子最舒服,花开了草绿了,希望也跟着回来了,人也精神了许多。

  初听五月天,他们已经在《知足》了。当时是一个清净的秋天,至少没有很多纷纷扰扰的事情让人烦恼。偶尔在电视台上听到了这首《知足》,心中只是轻轻地荡起了波纹。怎么说呢,就像是在艳阳天狠狠地喝下一大杯凉水一般清净。
  不曾有一首歌,每一次听的时候都让人几近落泪。阿信的歌声像高高地挂在树梢的清风,轻吻过了一整片绿色的草地。万里无云的天空,太阳亲切地抚弄着在青草地上嬉戏的孩子,把他们的身影倒映在一片金黄之中。此时,我曾路过草坪边的小道,朋友跟我说:“这种感觉好幸福。”

It'sGreekto me——我不知道

时光时光你慢些吧

  我们好像在看不见雨水的夏天里面度过了好长时间,甚至从相遇走到了分别。
  曾近在钢琴间上反反复复地敲击出《知足》的旋律,任凭钢琴声如何清脆,也比不上那干干净净的青春吧。那个夏天好像是无止境地拉长了,每天出去玩,回想着曾经一起度过的时光,一起翻阅的小说,一起哼唱的歌谣。

Take Frenchleave ——不辞而别

让花开的久些

  啊拉拉,啊拉拉。孩子们都长大了。但这首还一直在我已经不能再久的,被你从小偷那里找回来的MP3里面吱呀吱呀地唱着。

meet one's Waterloo——一败涂地

让阳光照亮我的日子

  后来就这么不知不觉地上了高中了。
  直到十大的时候又听到高一的同学唱起这首歌……我才知道,笑着哭最痛。

……

ag真人 ,  “终于,你身影消失在人海之中,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那样的回忆,那么足够,足够我天天都品尝这寂寞。”

它们有个共同点,

倔强

都是由地名引申而来~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

那么问题来了——

  第一次听到这第一句话,就狠狠地爱上了这一首歌。如此倔强地爱上了《倔强》。
  曾经脾气里有着那么一小丝的桀骜不驯,会打着手电在被窝里写日记,会开着夜车如饥似渴地读小说,会跟同学约定一起跷课去电影院看电影,会在黑灯瞎火的时候一个人看星星,会在乡村的田野里三个人手拉手唱歌迈步。

你知道"上海"引申出来的shanghai

  而我知道,你也知道。
  曾经跟你一起整个晚修都在讨论那成人都不能够真正里接的话题的我,现在居然会一个头地栽进理科的题海中。别人希望跟自己讲话的时候居然会嚎叫出:“别吵,我要学习。”
  我甚至变得麻木不仁了,甚至没有办法感受别人话里面潜藏的意思。

不是地名,却是个动词吗?

  你说,这叫做成长。
  我说,如果这叫做成长,我宁愿做一辈子的小孩。

ag真人 1

  在一个个夜里,我在心里唱着《倔强》告诉自己不要长大不要长大。笨蛋,小孩子始终要长大的。
  或者说,每一次倔强都是对时间的挑战。我们没有办法拒绝成长,但是我们可以偶尔再做一次小孩,再一次倔强。

举个例子,

恋爱ing,终结孤单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shanghai就是上海!

  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骑着单车冲出海大南门,然后横穿马路,嘴里呐喊着《恋爱ing》的感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