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欢迎您!
ag真人 > ag真人 > 东山寺传奇

东山寺传奇

时间:2019-11-23

原标题:黄岩鸿福寺的传奇

在广州,提起西关小姐和东山少爷,无人不知。这里放下西关小姐不提,单说东山。东山所在地最开始只是一片荒草地,叫东山岗,传说是因明成化年间一个很有权势的太监韦眷建了一座寺才得名的。这寺最初叫永泰寺,后来改叫东山寺。

“龙华寺”佛像传奇

2013-12-20 10:13:06作者:钱欢青来源:济南日报已浏览次

虽然只是一个县级博物馆,但博兴县博物馆早已闻名海内外,闻名的原因,在于其馆藏着大批铜、石、白陶三种质地的佛教造像。尤其是104件铜佛像,其时代自北魏太和二年至隋仁寿三年,历北魏、东魏、北齐、隋四代,长达125年之久。这批铜佛像数量之多、年代之久、纪年序列之清楚,在中国都是首次发现,堪称山东地区北朝至隋铜佛像断代的标尺,被专家学者称为是“近年来中国佛教考古的可喜收获”,对于研究北朝至隋代佛教造像的制作工艺、雕刻水平及类型、分期、材质等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这些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的佛像,基本都出土于博兴龙华寺遗址,现藏于博兴县博物馆的一块龙华碑,记录了龙华寺曾经的繁盛。而这些佛像和龙华碑本身能被发现并最终入藏博物馆,却都充满了偶然。

挖土垫地基挖出“东方维纳斯”

张淑敏,博兴县博物馆馆长,曾出版《山东博兴铜佛像艺术》,并主编《山东白陶佛教造像》,对于博兴县博物馆馆藏的众多佛像,张淑敏如数家珍,而归纳起这些佛像被发现的过程,则大多属“偶然”。

张淑敏告诉记者,最先一批佛像被偶然发现,得追溯到1976年。

1976年清明前后,博兴县张官村村民张立山在村东南角盖房子。同村的张文臣与张立俊在其院子里帮忙挖土垫地基。当张文臣挖到70多厘米深时,怎么也挖不动了,下面好像有砖或石头之类的东西,很硬。张文臣与张立俊一边捉摸着底下是什么东西,一边继续挖,很快,真相大白:三尊巨大的石佛造像并排躺在地下,最大的一尊有2米来高。三尊佛像头虽然断了,但还和身子对接在一起。更让张文臣和张立俊想不到的是,他们又往南3米多换了个地方继续挖土,没过一会儿,竟然又挖出一坑石佛造像和白陶佛造像,被誉为“东方维纳斯”的蝉冠菩萨像便在此时出土。可惜的是,这批造像被发现后大部分散失,已经无法知道具体数量。

从1979年到1981年,博兴县文化馆文物干部李少南对这批佛像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抢救、征集。过程十分艰辛,为一件佛像,李少南不知要跑多少腿,(多少嘴。每征集到一件佛像,李少南就用自行车、地排车,从几十里远的村子里往县城带。功夫不负有心人,历时三年的抢救、征集行动,李少南共追回72件佛像,其中有9件带铭文。而最为珍贵的是如今在山东博物馆展出的禅冠菩萨像。这件东魏时期的禅冠菩萨像出土时已断为三截,征集回来后若干年后又历经流亡英国、日本的曲折,最终入藏山东博物馆。

作者:王康

韦眷进宫后就巴结皇上的宠妃万贵妃,最终如愿当上了广州的市舶使,专门管理进出国门的船只。这个职位是个肥差,为了留个好声名,富得流油的韦眷信起佛来,他在荒坡地东山岗起了一座寺庙,说要拜佛行善,普济众生。

——丈夫气宇冲牛天,一踏鸿门两扇开ag真人 1

到了弘治年间,韦眷想把东山寺扩大,孝宗皇帝恩准了,派新科状元伦文叙监寺,管理修建事宜。伦文叙不待见韦眷,听他说要将龟岗、烟墩岗、竹丝岗、马棚岗一带方圆三四里地都划归到东山寺,他说什么也不肯答应。

走在上垟潘山头村乡间小道,来到当地人称为“青龙头”的山脚下,远远可见写着“黄岩鸿福寺”的寺碑。走近一看,青翠柳枝缀于寺庙门前,显现出一番特别的意境来。据历代《黄岩县志》记载,东晋穆帝司马聃永和年间(345—356年),在黄岩西部的秀川乡,天竺(今印度)僧人菩提引尊者持锡开基,创建“永和堂”。后不断扩大,定名曰“鸿福寺”。鸿福寺前山有独峰,望之若紫云覆顶,芒彩注射若浮动,故名浮山,后有天竺胡僧结庐诵经镇之。上垟鸿福寺与北洋瑞岩净土禅寺一样,乃南宋江南名寺,吸引众多海外僧人来参学。关于鸿福寺,当地还流传着不少俗语,比如“修行修一世,不如鸿福呆一次”。

韦眷拿出了一块价值不菲的青玉石去贿赂伦文叙。不出所料,伦文叙不吃他这一套,甚至说:“你以为我是当年的万贵妃?”韦眷谄媚地说:“伦大人,且听我讲一个故事,你就会对这块玉石感兴趣了!”伦文叙同意了。

北宋真宗赵恒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鸿福寺被赐额。北宋英宗赵曙(1063—1067年在位)时,鸿福寺与瑞岩寺同为“敕差住持”寺(国家重点佛寺)。北宋徽宗赵佶宣和(1119—1125年)年间,落寇侵入鸿福寺,殿堂毁损严重。北宋钦宗赵桓靖康元年(1126年),鸿福寺重新修建。

韦眷的口才好,三言两语就让伦文叙入迷了。原来,此石来历非凡。广州一向有“未有羊城,先有光孝”的说法,因为光孝寺是“岭南第一古刹”。这个古刹后园里有空房,租给一位书生住,书童去水池洗一方端砚时,砚台滑落,下水捞砚时,捞到一方青绿石板。由于石板晶莹可爱,书生把它放到博古架上,不料一外国客商无意中看见,执意要买。书生不舍,就只卖了中间的部分给他。客商付款后,请来玉工切开验看,发现是一幅天然的《山河浴日图》。外商喜不自禁,带着这幅石画回国,还没出广州的珠江,就遇上了巨浪,船翻了,全船人无一生还。

南宋时,著名的禅宗祖师佛照德光大师、北涧居简禅师师徒都曾住持鸿福寺,记录进《高僧传》《传灯录》《五灯会元》《指月录》等佛教典籍的高僧,如鸿福德升禅师、鸿福子文禅师等也都曾住持鸿福寺。佛照德光大师,据《五灯会元·卷二十》《续传灯录·卷三十二》《北涧集》记载,佛照(1121—1203年),俗姓彭,名德光,自号拙庵,赐号佛照,南宋初期著名高僧、全国佛教领袖,南岳怀让大师第十七世、临济宗第十四世,南宋临江军新喻县(今江西新余)人。10岁,父母猝然相继辞世,由伯父彭循夫妇抚养。南宋高宗赵构绍兴十三年(1143年)德光散尽家财,除了添置度牒、僧具外,其余财产悉数散发族人,到新喻县光化禅院,足庵普吉住持为其落发。不久,普吉带德光来到福建,当时福建卧虎藏龙,有许多高僧大德分布各处,德光皆一一拜谒。在这段行脚江湖、云游天下的求法生涯中,德光效法“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典故,相继参谒了五十余位高僧大德。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德光听说自己崇拜的偶像大慧宗杲[gǎo]禅师住持宁波阿育王寺,立即投到大慧门下。南宋孝宗乾道三年(1167年),担任台州知州的侍郎李浩与德光论禅十分契合,便聘请德光做黄岩浮山鸿福寺的住持,一次上鸿福寺堂云:“其或未然,鸿福更为诸人通个消息。丈夫气宇冲牛斗,一踏鸿门两扇开……浮山冷地觑着这一队汉,败阙不少”。在南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左右,担任临海天宁寺(又叫报恩光孝寺)的住持,四方僧人云集在德光的身边,德光的影响日益扩大。

伦文叙听愣了,问道:“你手上拿的是《山河浴日图》?”韦眷神秘地说:“如果我没看走眼,比那幅图还要稀罕!”伦文叙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了,当即招来广州最有名的玉石工洪夫子现场切开看下究竟。

ag真人 2南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年)春,他被南宋孝宗赵眘一道敕令召到临安(今杭州)担任灵隐寺的住持,从此开始了他与南宋孝宗赵眘的密切接触。德光住持灵隐寺后,南宋孝宗赵眘多次召见,与他交流参禅体会,甚至将其召入内观堂,留宿五昼夜。次年正月廿四(1177年2月24日),特赐“佛照禅师”的法号。南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南宋孝宗赵眘按照北宋仁宗赵祯优待大觉怀琏禅师的先例,诏令德光归老于宁波阿育王寺。同年五月三十日(6月24日),德光再次被南宋孝宗赵眘召见。

洪夫子围着青玉石转了几圈,说:“伦大人,这玉石切开以后,恐怕祸福难料啊!”伦文叙说:“你只管切开,此石系天然形成,祸福自有天定。”

德光借日僧求法之机,将自己的法脉传至东瀛。日本摄津三宝寺僧人大日能忍,开创“达摩宗”。由于大日能忍没有受过宋朝任何师僧的印可,没有师承,受到别人非难,为此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大日能忍因仰慕德光的名声,特派心腹弟子练中、胜辨两人,怀藏自己悟道后所写的诗偈,来到宁波阿育王寺参见德光,请求印证。德光当即对大日能忍的悟语予以印可,付法衣及道号、题赞达磨像、托练中、胜辩二人带回。练中后又让画工画德光之顶相,请德光题赞。此外,德光的法嗣浙翁如琰(也称佛心如琰)也曾传法于日僧道元。

洪夫子凝神瞄了一会儿玉石,郑重其事地燃了香拜了三拜,说如果没看错,这幅图当是天下第一图!他一边说,一边把玉石表面掀掉了一个角,竟是几缕霞光。本来三人是关在一间小客厅里切割的,光线不是特别亮,但现在石中的霞光照射出来,屋里笼罩在一层柔和的红光里。等到整个面画露出来,只见主景龙飞凤舞,一把龙椅精雕细刻,富丽堂皇。画面远处的霞光下面,隐隐是金碧辉煌的宫殿。说也奇怪,看了这幅图,叫人心中涌上来的全是青云直上、坐享天下的念头。

从南宋光宗赵惇绍熙十六年(1189年),南宋孝宗赵眘退位任太上皇,直至南宋宁宗庆元元年(1195年),德光多次被太上皇召见。南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年),径山无准禅师前来参谒。南宋宁宗嘉泰三年(1203年)二月,德光预感自己即将圆寂,同年三月二十日(5月3日)德光早晨起来“集众叙别,皆法门之旨要,无半语他事,索浴更衣,大书云:‘八十三年弥天罪过,末后殷勤尽情说破’,趺坐而逝。”三月三十日(1203年5月13日),弟子们将德光的肉身入龛,容貌如生。

伦文叙努力克制住心头涌动的强烈欲念,顺手扯过一块红布将画面盖住,说:“确是奇图,不要外传!”韦眷知道,这表示伦文叙收下他的大礼了,也就放了心。

ag真人,德光桃李满天下,“得度者一百二十余人,名公贵卿多从师游,海东国人往往望风归散。”其法系有北涧居简、浙翁如琰(也称佛心如琰)、灵隐之善三大系。高徒如云,著名法裔可达五世。例如:再传弟子普济撰有《五灯会元》;三传弟子中有云峰妙高和元叟行端,前者被元世祖孛儿只斤·忽必烈召入问道;后者被元仁宗孛儿只斤·爱育黎拔力八达赐予“佛日普照慧文正辨禅师”法号。四传弟子楚石梵琦,被元顺帝孛儿只斤·妥[tuǒ]懽[huān]帖睦尔赐予“佛日普照慧辩禅师”法号,明太祖朱元璋将其召入南京说法,被誉为明朝“国初第一等宗师”。五传弟子有文琇、宋濂、西白力金、道衍,文琇在明初奉诏参与编撰《永乐大典》;宋濂以居士身份成为明朝开国功臣;西白力金被元廷赐予“圆通普祐禅师”法号,以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六年(1373年)应诏任蒋山法会主席;道衍则辅佐明成祖成就帝业,授僧录司左善世,明成祖永乐二年(1404年)授太子少师,诏复姓姚,名广孝,既是禅宗高僧,又为全国最高僧官,统领佛教。

第二天,寺庙里重塑菩萨,韦眷异想天开,授意工匠把自己的形象也雕进去。伦文叙一门心思放在寺外的扩建上,没有发现韦眷歹毒的心思,等他发现时已晚了,想把韦眷的塑像拆下来吧,但牵一发而动全身,太费工时和材料,只好算了。韦眷看他好说话,又跟他重提扩建的事。

上一篇:我要去搓澡了,南方人,好紧张,怎么才能显得自己常去? 下一篇:没有了